1976-1989

 

    到文革动荡结束,尤其是1978年中央召开了科学大会之后,科学研究才受到真正重视。中国科学院在北京新建了理论物理所,在合肥新建了等离子体物理所。在物理所里虽然当时还没有把重建理论研究室提到日程上来,但从事理论研究的热情、规模和水平都有了显著的恢复和发展。在接下来的1980年代改革开放前后,许多人先后出国进修,接触到新的研究方向;一些人从国外归来,加入了物理所的理论研究队伍;文革后新培养的年青一代补充进来,为不断发展创造了条件。

 


1988年李荫院(左三)、蒲富恪(右二)和理论工作者们热烈讨论


1980年7月,蒲富恪、王鼎盛和复旦大学陶瑞宝教授访问美国西北大学